小泊

学生党#团兵民#童话疯子

【墨凤】那之后他们再没有见过彼此

暮笛:

#墨凤##深夜放毒##骰输#
#甜文,结尾:那之后他们再也没有见过彼此#
#看我真诚脸!不甜吗?!#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白凤惊醒的时候,夜幕沉沉地压下来,漫天的繁星洒在空中,一派平静祥和。


然后他扭过头,墨鸦果然坐在不远的树梢上,一条腿抵着树枝,一条腿有一搭没一搭地晃着,从这个角度看去,心情似乎很是不错。


“哟,小子,醒了?”墨鸦从树上跳下来,看着他一手带大的小少年,满眼笑意。


“嗯。”白凤应声,动了动手,觉得身上很是沉重。


“伤的不轻。”墨鸦摇了摇头,手指顺着他的小少年的衣领往下扯了扯,做出一副感慨万分的样子来。


“以前给将军干活的时候,可没有见你这么卖命。”


“不一样。”白凤撑起身子,斜靠在身后青石上,顺着刚才墨鸦碰过的地方解开衣领,开始给自己包扎之前一战的伤口。


墨鸦就站在一旁好整以暇地看着他,眼神肆无忌惮地顺着白凤散乱的衣襟看下去,他的小少年如今长大了许多,肌肉愈发结实。


“你今天话很少。”白凤包扎了些时候,略疑惑地抬头去看那个满脸笑意的人,对上他毫无遮掩的目光,随后脸色一沉低了头继续对付那些被水寒剑的锋刃伤到的地方,在墨鸦看不到的地方红了耳尖。


“话少,是因为眼睛很忙。”墨鸦笑的春风得意,稍稍闪身就躲过了白凤随手丢来的一把白色羽刃,一朵漂亮的白色绒毛落在他黑色的紧身衣上,然后摇摇晃晃地飘到了地上。


“火气很旺哦?”


白凤没好气地看了昔日上司一眼,几下把身上不多的伤口处理好,站起身,看起来似乎有些腿软,墨鸦的目光落在他的腿上,被白凤顶着目光又瞪回来,前者于是摸了摸下巴,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
“你现在可没有以前那么任性。”


白凤不想理他,从机关城出来的这片区域并不十分安全,先前他几乎气力用尽,故而找了相对隐蔽的地方稍作休憩,如今入了夜,也打算换一个地方再做修整。


“向南偏西不远处有一个山洞,你的谍翅告诉我的。”墨鸦向来很明白他在想什么。


白凤并没有多想,随了他的话一个纵身落在白色凤凰的背上,有了灵智的大鸟背着他冲天而起,墨鸦就坐在他身边,颇有些无聊地拨弄着凤凰的羽毛,惹得凤凰一声长鸣。


火光在夜里格外显眼,白凤丢了一堆木柴在山洞外,然后坐到了火堆的旁边,拨了拨面前的燃烧的火焰,墨鸦在对面向火堆里丢树枝,动作很是熟练,不枉他曾烧了那么多的房子。


“小子,你要多小心。”半晌,墨鸦才严肃地开口。


“我知道。”白凤对上他严肃地目光,嘴角动了动,笑了。


“白凤。”


如此妖娆却又凛然不可侵犯的声音,天下间只有一个人。


白凤起身看她,赤练站在他不远处,眉头深皱。


“你在和谁说话?”


“墨鸦。”白凤敛了眼中笑意,便又是一副淡漠神情。


“怎么了?卫庄大人有吩咐?”


赤练眉头又紧了紧,随后无可奈何一般松开,点了点头。


“卫庄大人说,要你继续追踪墨家余孽,那个孩子,大人一定要得到。”


“好。”


赤练面对这个和自己一向不是很合拍的流沙第一杀手,显然不愿意花太多的时间相处,赤练蛇在她的指尖缠绕着吐着信子,白凤听见身后的火堆里突然响起木枝炸开的声音,回头看了一眼,墨鸦正一脸无辜地看着他,再回头,赤练已经离开了。


“小子。”墨鸦唤他。


“我该走了。”


白凤看着他昔日的兄长与爱人站起身,走到自己的面前,然后两人的目光在夜风中温柔交缠,墨鸦很喜欢这样看着他,像是把少年的整个人都拥在怀中——他便也这么做了。


一个缠绵的吻。


墨鸦拥着他的少年,手掌扣着白凤的后脑,一黑一白的两具身体在火光的映照下略有些模糊,分不清边界一般,然后墨鸦深深地吻了下去,白凤并不抗拒,双手环着他的腰。


“我该走了。”墨鸦再次重复了一遍。


他的身影渐渐有些模糊,白凤并没有回答,只抱着他,回应着他的吻,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墨鸦在他的面前化作流沙,不羁的灵魂仿佛涌入他的身体,然后白凤勾起嘴角,弧度上扬的刚刚好,仿佛在说…


嗯,九分。


流沙的第一杀手白凤,自从多年前叛出韩国大将军姬无夜麾下夜幕,被流沙现任主人卫庄收入流沙,便常常会自言自语,永远单独训练,从不让别人看见自己的伤口。


他总挂在嘴边的名字,是墨鸦。


赤练曾见过他自言自语的模样。


他对着空空的树叶说,你看,我今天比你快。


也站在遥远的树梢上看街角转过去的漂亮姑娘,并抱怨着无聊。


他偶尔会安静地抱着空气,身旁的谍翅细碎地鸣叫着,不知是喜悦还是悲伤。


聚散流沙…


像是黑夜与白天永远只能说再见。


那之后他们再也没有见过彼此。

【群宣】关爱团兵爆肝协会

宣群。
来看太太们日常欺负利利啊~

谁家哒gee:

-老司机带带我友情指导协会关爱团兵爆肝协会-


想要和其他写手画手一起讨论剧情吗?需要被小伙伴监督催更吗?苦于没有灵感急需练手题材吗?爆肝疲惫之时渴求爱与希望的鼓励吗?


这是一枚产团兵粮的安利!本群提供鞭挞催更抚慰鼓励体位分析热情友好答疑!欢迎各位写手画手的加入。


群号:546162057




备注:本群只限已产粮伙伴,入群会有管理员手动确认~

复活节快乐!利利快别睡了起来拆礼物吧!

黄色气球(´▽`)ノ♪

Laceration:

《亲爱的读者,谢谢你们》
我想说的话,都在图里了
丑丑的,请不要嫌弃

开放转载(*'へ'*)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

微博也有发,在这里丢个地址

3.15消费者权益日贺图(才不是!)

终于在情人节完成了我的小叶子。今天看见了很多带着爱的故事。不论是和平分别的甘醇,当下甜腻的美好,无法得到的酸涩还是失意的苦楚。都请记住,快乐是自己带给自己的,记得想办法让自己开心起来

看到海的那一刻才意识到,我的海在他眼里,却永远都看不见了。

【墨凤】债

        难得安静的夜晚,黑暗的行者已经不习惯这份静谧。初夏的风还带着一丝微凉窜入林中,惊扰起一片绿色的波浪。银光透过窗户扬扬洒洒的铺开在白凤的房间里,让一切棱角都打上柔和的微光。少年揉揉眉心,没来由的不安和烦躁。是房间太闷了。他这么跟自己解释,怀揣着不知何处泛起的期待走入长廊。旁边是那个人的房间,微不可闻的实木撞击声带着金属碰撞的清脆在耳中成倍的放大回响。虽然白凤不愿意承认,但是心中正在往某个方向喧嚣斯磨着,所有感官无法控制的集中在那个地方上。
         那道门最终还是被少年推开了。“哟,小子。”房内的黑影背对着门口,连头也没回地跟人打了声招呼。白凤甚至能想象到那人脸上挑起了眉毛,嘴角勾起了一个完美的弧度,透露着丝丝玩味,些许轻松,大概还会有一些发自心底的愉悦。白衣少年走进房间顺手带上门:“怎么还没睡?”擦得程亮的备用护甲被墨鸦推进柜中仔细锁好,钥匙圈勾在食指上转了两圈:“跟你一样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墨鸦的房间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暗。月光被层层的窗纸拒在门外,竟无一丝可穿透,压抑得令人喘不过气来,若非白凤无比熟悉他的气息,想必会认为那一袭黑衣的少年不在房中。这让白凤忆起十多年前的某个晚上,那人带着年幼的他躲避着任务目标的追杀,他们蜷缩在废弃的地下暗道中,地面肮脏不堪,自己和他都挂了彩,一阵阵的晕眩冲上脑门宣告着体力透支,空气更是冰冷到极点。可即便如此,那天白凤被墨鸦护在了怀中,他听少年炽热的心脏有力的搏击着,与冰凉的手指截然不同的温暖胸膛,墨鸦的气息和着淡淡的血腥味萦绕鼻间。糟糕的环境,却成了白凤为数不多的珍贵回忆之一。
        经历了太多事情,层层叠叠着不经意间也成了负担,手上的血腥味一日日加深,睡眠渐渐变浅,即便偶尔能真的睡着,梦中不是炼狱就是那一张张惨白瘆人的脸。墨鸦看出白凤的心思,并无多言。自顾自走到桌前坐下,倒了一杯热茶放在白凤面前。罪孽无法洗清无法抹去,他们深知的所有能做的不过相互慰藉。白衣少年随意的坐桌前,双肘不拘礼的撑在桌上,若旁人看了必会惊呼。茶在手中传递着温热,散发出的清淡茶香让人心安。不假思索的一口喝下,却听见墨鸦幽幽道:“急什么,生怕烫不死你吗?”白凤一愣,他习惯了。记忆中只要是墨鸦递来的东西,大口咬下去就是温温的。莫名其妙的幸福感随着记忆填满了冰冷的心。本能反应的想得更多更深,想要从中索取更多温柔的记忆,却被最深处那一抹血红毫不留情地刺痛。明明已经被伤害得千仓百孔了,为什么还是忍不住,还是要去回忆有关于你的一切呢?
        墨鸦轻笑一声,微不可闻的声音却在静谧中被无限放大:“想那么多干什么,我又不曾怪过你。”白凤面色铁青,自那天起他便执着的认为他白凤的天空是用墨鸦的血换来的。黑衣少年显然不以为意:“我已经见过了太多的无奈和绝望,纵使我们手中都有着无法洗净的罪恶,但你终究不同。我只是一件为了活着而活着的杀人兵器,你的眼中却有着希望,你向往着蓝天,你还没有失去你的心。用一把破剑去换一颗纯净的珍珠,这笔买卖是我赚了。只是……”此刻的白凤低垂着头,细泪隐藏在黑暗中,本以为自己已经成熟到不会在他面前哭了。墨鸦抬起左手用指腹将其拭去,“我没想到,白凤,你会选择用这种方式活下去。是我思虑不周。”他终是苦笑,第一缕晨曦终究破开了墨鸦那暗不见天日的房间,身体因着光的增强而逐渐变淡。
“墨鸦!”
(你带我看见了天空,教会了我飞翔)
【你将温暖,带给了一个绝望的灵魂】
(我终是欠你的)
【我终是欠你的】
(我愿赌上我现在拥有的一切去换一个有你的未来)
【我愿舍弃所有,只为尽力将我能给的悉数给你】
(你还不能走,我还没有比你快)
【你总有一天会比我更快,你总有一天会长大】
(墨鸦!)
【白凤。】
“要好好活下去啊。”那人周遭似乎打上了圣洁的光芒,鬼魅的眼纹和一袭黑衣反平添几分尊贵。那个白凤最在意的人,带着全世界最温暖的微笑向少年挥手告别。
“墨鸦!” 白凤惊叫一身从床上坐起来,汗珠沿着脸大颗大颗的往下掉,好久没有睡得这么沉了,都只是……梦吗?不假思索的冲下床直奔他为墨鸦保留着的房间,一支黑羽正安安静静的躺在桌上,旁边是装着茶的杯子……

【卫庄】同人
·望不嫌弃XD